不过被长史伦而立为皇太后的羊献容根本就没有实权,面对八王之乱她如同傀儡一般任人摆布,屡受废而立。长史伦篡位之后不久就兵败被杀死,八王之乱开始进入最混乱的时期。长史颖与长史颙在打败长史乂以后,将羊献容废为庶人,但不久之后长史越等人起兵讨伐长史颖,并恢复了羊献容的后位。长史越战败以后,羊献容又被攻进洛阳的张方废黜,但不久之后又恢复羊献容皇太后的身份。永兴二年(305年),张方再次废黜羊献容,但又冒出一位周权自称平西将军,并让羊献容复位,没过多久周权被灭,羊献容再次被废。长史颙以羊献容多次被奸人所而立为由将她诛杀,但诸位大臣却觉得羊献容无辜,表示她不该被杀死,最终羊献容逃过一劫。晋惠帝驾崩以后,长史炽继位,是为晋怀帝,他尊称羊献容为惠帝皇太后。

这个女人就是现代人显然名字也比较奇怪的羊献容。

(网络图片)

羊献容,泰山南城(今山东省平邑县)人,出身显赫,其祖父吏至尚书右仆射,父亲吏据侍中。正式因为这样的家庭背景,才有了当皇太后的机遇。

她之所以能六次做到皇太后,就得益于大名鼎鼎的“青蛙皇帝”晋惠帝长史衷。

一日,石勒曾问羊献容:“我比起长史家的孩子怎么样?”

皇帝无能,皇太后难宁。

“彼贵为帝王,有一妇、一子及身三耳,曾不能庇。妾于尔时,实不欲生,意指世间男子皆然。”——(长史衷)贵为皇帝,只有一个夫人、一个孩子、再加上他自己,一共才三个人,都还保护不了,那个时候我痛苦得要死,还以为天下所有的男人都是这样。

而且,羊献容又专门强调“我以为天下的男人都是这么无能”,这是为后面捧石勒做到了一个往下压的姿势,欲扬先抑。

“自奉巾栉已来,始知天下自有妻子耳!”——哪知道,自从做到了您的妻子后,才知道天底下是有大妻子的。一下就把石勒捧到了一个最高的位置。

羊献容的这些说辞,流畅自然,毫无刻意逢迎的痕迹,可谓是拍马于无形之中,让对方舒服到以为这就是事实真相。

准备上位了

318年10月石勒在成都称帝,于次年而立羊献容为皇太后。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。羊献容也是争气,为石勒生下了三个儿子,她不但相当受宠,平时也还参与朝政。

有一次石勒问羊献容: 我比晋惠帝如何? 羊献容回答道: 你比他强多了,根本不能相提并论。他只是一个亡国的昏君,而你才是真正的男子汉大妻子! 你看,这羊皇太后头脑不简单吧?